手记|清明时节祭总理 千古完人照我行
来源:临颍县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:2020-04-08

清明假期,疫情未绝,不宜出行。

独坐书房,眺望窗外,行人稀少,满腹惆怅油然而生。

眼光巡过书架,正中摆放着一幅油画复制品,画的名字叫做《鞠躬尽瘁》。画中内容取自一个真实故事:1973年6月初的一天,身患绝症的周恩来总理已经三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了,接下来还要继续接见外宾。这时,秘书进来提醒说:“还剩十四分钟。”极度疲劳的周总理提出洗把脸刮刮胡子提提神再去。秘书在门口等待许久不见总理出来,便打开了洗手间的门,这才发现,周总理在卫生间里靠着墙睡着了,手里还握着沾有肥皂沫和胡子茬的刮脸刀……画面中那憔悴消瘦的面容、稍稍倾斜的身姿、右手的刮胡刀、左手垂落的毛巾,形成强烈的冲击力,内心升腾起难以抑制的震撼,一种无法言表的酸楚,渐由心生,顺势上涌,瞬间“泪飞顿作倾盆雨”。

44年前,他走得那样匆忙,匆忙的来不及换件新衣、整理容妆。总理去世后,工作人员在周恩来穿过的所有衣服里找来找去,不是太旧就是有补丁,而且内衣和内裤几乎没有不打补丁的。最后只能选了一套周恩来冬天穿的灰色中山装,虽说旧了些,好歹没有补丁;一件布衬衣,也已穿过多年,不过换了领子和袖口。理发师傅朱殿华在太平间里见到了永远沉睡的周恩来,而眼前这个“脱了形”的周恩来他几乎认不出来了。我分明看见,朱师傅的手在颤抖,他眼里噙满泪水,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悲伤,慢些、再慢一些,刀片划过,刮去那些为国操劳的沧桑、刮去为民挂念的疲倦......一个大国的总理,走时显得那样的“寒酸”,“寒酸”的让我撕心裂肺般的伤痛,“寒酸”的让我始终不敢面对这幅油画。看看自己,西装革履,却罩不住内心的浅薄;冬裘夏葛,却装不下岁月的永恒。我一遍遍拷问自己,时常把总理作为终身偶像,为什么总是无法熄灭对浮华生活的奢望?

44年前,他走得那样干净,干净的让人们欲祭无碑、欲拜无位。1976年1月15日深夜,一架飞机带着周恩来的骨灰飞向天空,伟人的骨灰分别撒在了密云水库、天津海河、黄河入海口。第二天一早,警卫员来到西花厅向邓颖超汇报当晚的空撒情况。她顿时老泪纵横,任谁也会肝肠寸断,一个大国的总理,也是她相濡以沫的丈夫,只留下一个掉了漆皮的空空骨灰盒。她颤颤巍巍地站起身,张开双臂,一把抱住两个警卫员,3个人痛哭着抱在了一块……总理走时没有遗言、没有存款、没有子女,什么都没留下,但却感觉总理的灵魂处处都在,他洒向大地的骨灰,分明化作“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”的精神动力,成就了今日之盛世。

人生固有一死,作为新时代的党员干部,我能够给这个世界留下什么?是萎靡不振的行尸走肉,还是清清白白的干净人生?我用一条带“德”的钢鞭,血淋淋的抽打内心的灵魂。

44年前,他走得那样伟大,伟大的让苍天垂泪、山河呜咽。“十里长街送总理”成为千古奇观,从黄昏到夜暮降临,这短暂的时刻,却让北京长安街承受了太多的悲痛。成千上万的首都人,扶老携幼,默默垂泪,站立在灵车经过的街道两旁,这自发组成的送葬长队在寒夜里蜿蜒了数十里。当灵车车灯已经消失在黑夜的另一端,而簇拥着的人群却久久不肯散去……小学课本中《十里长街送总理》的镜头始终铭刻在记忆的最深处。是什么力量让山河为一个人动容?让国人为一个人悲恸?是总理对国家“邃密群科济世穷”的热爱,是对人民“我是人民的勤务员”的挚爱。凝视总理画像,早已无地自容,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,何曾做到全心全意?滔滔不绝以身许党许国,何曾做到我以我血荐轩辕?一层层剥开外层油腻的内心,终于看清卑微而又颓废的灵魂。

面对总理,隔空遥拜、顿首祭奠、仰视交流,这位集天地正气于一身、集优秀品德于一身的千古完人,从来没有走远、从来没有离开挚爱的国家、从来没有离开牵肠挂肚的人民。他用另一种方式护佑着这个国家、滋养着这片热土、影响着每个国人。看着他、走近他,一种无形的力量渐渐浸入血液,心房突然变得通透敞亮,浑身充满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,“周恩来”三个字幻化成天上的北斗七星,让我知道了应该何去何从。(临颍县纪委监委 李群涛)


版权所有:中共漯河市纪委 漯河市监察委员会
地址:漯河市祁山路6号 邮编:462000 电话:0395-3133070
备案证号:豫ICP备05010841号
访问次数: 次  站长统计